NMN作为抗衰老物质,其功效已得到科学界的认可。但对于普通大众而言,并不是每个人都对于NMN有所了解。毕竟NMN是近几年才发现的新兴物质,其抗衰老的机制还未真正被大众参透。要想弄清楚NMN的抗衰老机制,则需要先了解NMN与NAD+的关系。NMN是NAD+的前体,通过NAD+发挥作用,而NMN在当前被认为是补充NAD+最有效的方式。一般认为,NMN的抗衰老机制是通过以下三个利用NAD+的酶来实现的:

DNA修复酶PARP

DNA修复酶PARP位于多种细胞的细胞核内,但因为自由基和氧化剂对细胞造成损伤时,DNA单链便会随之断裂,从而激活PARP。在激活后,PARP便会利用NAD+作为底物转移ADP核糖基到目标蛋白,这些目标蛋白参与DNA修复、基因表达和基因稳定性等多种功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David Sinclair教授曾发现补充NMN修复了辐射对小鼠DNA的损伤,恢复到了正常小鼠的水平。

环ADP核糖合成酶

环ADP核糖合成酶是由一对细胞外酶组成,被称为淋巴细胞抗原CD38和CD157。它们以NAD为底物生成环ADP核糖,能够对免疫应答起到重要作用。

Sirtuins去乙酰化酶

Sirtuins被称为长寿蛋白,能够在细胞抗逆性、能量代谢、细胞凋亡和衰老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Sirtuins一个有7种亚型(SIRT1~SIRT7),SIRT1可激活PARP-1来进行DNA双链的高效修复,SIRT13~5可以作为肿瘤的抑制物。而NAD+作为Sirtuins的底物,使得其需要依靠NAD+才能起到作用。

 NMN发挥抗衰老功效的机制里,离不开NAD+。也正是因为NMN被认为是目前补充NAD+最有效的方式,才能被大众青睐。但对于这类新兴物质,还有许多需要去细入研究的地方,大众可再耐心等待,不必急于一时去迈向这股长寿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