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了老年,不仅身体各项机能下降了,患病的几率也大幅增加,就像一台用了几十年的机器,大小毛病经常犯。随之带来的医疗费用却十分高昂,给个人、家庭乃至社会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世卫组织估计,2020年全球近10亿人(13%)需要把至少10%的家庭预算用于医疗卫生保健,在中国这一比例为19.7%,而其中大部分都是容易生病的老年人。

 

 

2015年的数据显示,中国老年人的医疗年支出平均为4668.63,约为全国人均卫生费用的1.5倍。且医疗支出随着年龄递增,8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平均医疗支出为6200.90, 7079岁与6069岁的老年人分别高出1671.89元和1688.51元。

 

造成医疗费居高不下的原因主要是人们进入老年后,容易患上心血管疾病、癌症、糖尿病、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等老年慢性病,且常常不止一种。慢性病治疗周期长、花费大,如何减少老年慢性病的并发率,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或许NMN能帮助解决该问题。

 

美国针对百岁老人及其家属所做的“新英格兰百岁老人研究”结果或许给了我们一些启示。研究发现,百岁老人们的发病期通常集中在晚年,比普通人晚18-24岁,而他们在其他时间都能保持健康状态,这种现象也被称为“发病压缩”。

 

 

百岁老人们的长寿秘诀在于他们体内优秀的基因,但这是天生的,可遇不可求。不过近年来,人体内源性物质NMN也被发现有抗衰老等诸多功效,且能实现类似“发病压缩”的效果。

 

2013年,哈佛医学院David Sinclair教授的发表在《细胞》上的论文显示,给22个月大的小鼠(相当于人类60岁)服用NMN后,在线粒体稳态、肌肉健康等衡量年龄的关键指标上和6个月大的小鼠(相当于人类20岁)相似。

 

David Sinclair教授的父亲在长期服用NMN后,至80多岁高龄仍精神矍铄,在参加登山、漂流等高强度运动时也不显吃力。

 

之后,NMN还被发现有逆转血管衰老、维持端粒长度、调节血糖等功效,对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老年慢性病有一定预防作用。老年人发病少了,医疗支出自然也就大幅下降。

 

不过NMN由于合成难度较大,一开始只停留在实验室中,并未实现工业化批量生产。直到香港基因港公司将独家酶法技术应用到NMN生产上,才将该长寿物质成功平价引入中国市场,售价相比日版产品大幅下降90%以上,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