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NMN成分抗衰老功效被发现以来便引发许多关注,大卫·辛克莱声称这种成分是“最接近青春之泉的分子”,说它“可以增加20%的青春”,并且不仅自己坚持使用,除了自己十几岁的儿子还不需要之外,全家人都在服用。他声称自己经过长年服用NMN之后,生理年龄检测发现自己的生理年龄比实际年龄年轻十岁,逆生长了十年,美国《时代》杂志还曾将大卫·辛克莱评选为年度最具影响力100人之一。得益于大卫·辛克莱教授自己的积极推动,NMN这种成分的功效不仅在美国成为大众媒体的宠儿,在中国也被许多人知悉、了解。

 

 

由于一期人体实验与大卫·辛克莱让自己与家人现身说法分别证明了NMN这种物质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因此相关产品很快成为各国热议的话题,传到中国之后更是被称为“长寿药”,在2017年国内基因港公司率先利用全酶法生产打破日本发酵法垄断进入这一市场后,国内便纷涌而出许多NMN商家,这些好像一夜之间出现的NMN产品,到底是怎么来的?

 

在基因港公司的产品出现之前,NMN市场是由日本发酵法垄断的。由于发酵法是通过酵母菌来生产,最后的产物或者说杂质很多,需要一遍又一遍的提纯才可以得到纯正的NMN,生产原理类似于酒和醋的发酵。这就急剧加大了其生产成本,造成价格居高不下,单瓶售价一般都在2-3万元左右,普通大众根本消费不起。因此当时这种产品国内宣传还很少,直到基因港公司在所有步骤使用了酶法技术(全酶法)。酶的催化效率是其他方式生产效率的107-1013倍,并且酶法生产具有特异性,即一种酶一般只产生一种底物,不产生其他成分,因此高效大量且几乎不需提纯的NMN便出现了,这种生产方式彻底改变发酵法一遍又一遍提纯的方式,让产品价格跌落95%左右。

 

 

由于酶法技术的难度过大,准入门槛过高,可以实现工业化大规模生产的公司很少,能用酶法生产NMN原料的公司只有寥寥几家,市场上绝大多数的NMN商家都只能通过购买其他公司的原料再自己进行包装之后售卖。

 

由于我国对于保健品的法规限制,众多商家只能通过在国内购买原料,到境外注册公司包装之后打着进口商品的名号进入国内。相比于自行生产原料的技术难度,注册境外公司再包装实在简单太多,因此众多“境外”商家纷纷瞄准这种模式,造成的结果就是仿佛一夜之间,国内就出现众多进口商品,这也是市场上那么多NMN的来历了。>>>>>推荐阅读:一文读懂N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