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以NMN为原料的NAD+补充剂凭借其显著的抗衰老功效风靡全球,受到民众的强烈追捧。基因港公司因为旗下王牌产品艾沐茵屡屡供不应求,在去年8月份一期百吨NMN工厂投产后,二期工程已经在紧锣密鼓的准备当中。基因港总裁王骏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二期工程的规模将是一期工程的十几倍,甚至二十几倍。”

 

建筑与房屋的城市空拍图描述已自动生成

 

NMN巨大的发展空间肉眼可见,因此除了基因港之外,还有很多的资本纷纷涌入这一领域,想在这个庞大的市场之上分一杯羹。然而,NMN毕竟是出身顶尖实验室的科学成果,要想生产出食品级的,并且纯度可以在人体发挥功效的NMN,复杂而高端的生产工艺和高昂的研发成本是厂家们必须解决的问题。但是放眼全球具备这些资质的企业还只是少数,因此,有些无法满足这些条件的厂商就打起了以同为NAD+前体的烟酰胺来代替NMN的注意,并以更低的价格吸引消费者,使得众多不知情的消费者纷纷上当。

 

那么同为NAD+前体,烟酰胺为何不被认可作为NAD+补充剂的原料呢?它和NMN之间有何区别?

 

一、NMN不会对人体产生副作用,而烟酰胺服用过多会导致肝脏中毒

 

众所周知,NMN对人体的功效都是通过NAD+来发挥的,可以说NAD+才是抗衰老功效发挥的关键。而NMN和烟酰胺都能够转化为 NAD+,从这一点出发,用烟酰胺作为NAD+补充剂似乎也说得过去,然而并非如此。

 

人体不能承受太多剂量的烟酰胺,烟酰胺服用过量会抑制长寿蛋白的活性,并引起肝脏中毒。同时,即便烟酰胺的剂量控制在人体可承受范围内,但烟酰胺在人体内的转化会受到合成路径中限速酶的影响,转化率有限,对NAD+水平的提升作用不大。风险高、收益低,烟酰胺自然不被建议作为NAD+补充剂的原料。

 

相比之下,NMN能够直接进入细胞,不受到合成途径中任何酶的影响,直接转化成NAD+,达到抗衰老的效果,同时,不会产生任何的副作用。

 

图表, 气泡图描述已自动生成

 

二、原料生产成本相差巨大

 

NMN的抗衰老功效是2013年被发现的,但是直到2015年,才由日本新兴和公司使用发酵法实现产品化,且价极为高昂,达2万元一瓶。到2017年,基因港紧随其后推出的第二款NMN产品艾沐茵,尽管因为采用全酶法工艺成本大幅下降,但价格仍在1500元。而这都是因为NMN的生产需要复杂的工艺,且成本高昂。

 

而烟酰胺的生产却很简单,且价格极为低廉。据了解,全球最大烟酰胺生产厂家龙沙(Lonza)的烟酰胺每公斤不到100元,换算下来,1克不到1毛钱。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NMN原料只要几毛钱1克”的说法,也是由此而来。

 

桌子上放着勺子中度可信度描述已自动生成

 

对衰老的畏惧人人都有,也因此具备抗衰老效果的NAD+补充剂每个人都想尝试。但是在选择NAD+补充剂的时候还是要相信科学和大众,NMN才是补充NAD+最有效的选择,以烟酰胺代替NMN是不可取的行为。>>>>推荐阅读:一文读懂N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