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时光派公众号

 

编辑:NMN中国官网

 

 

锂,最轻的碱金属和固体元素。只有三个质子的它在元素周期表内稳坐第三却并不起眼;它是现代微电子技术的心脏与血液,它努力保护着在悬崖边缘起舞的躁郁患者们。就像锂电池为手机提供不断的能量,锂或许也将成为给寿命充电、为抗衰保驾护航的电池

 

 

 

图片

 

 

在作为抗衰药物登上舞台前,锂的简历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作为精神类药物工史,从十九世纪中期便有锂治疗痛风与癫痫的用药记载。

 

但它正式入职是在1949年,锂盐被医生约翰·凯德引入双相情感障碍的治疗,至今仍是精神病学中最有效的药物之一,甚至是目前唯一可以治疗双相障碍(躁郁症)的有效药物。

 

它被称为精神健康的青霉素,也是保护着无数精神疾病患者的防护网”[1]

 

文本描述已自动生成

 

 

 

>>锂盐的“主要业务”

 

 

锂盐只是一个总称,它在精神类药物中的正式名字是碳酸锂。

 

碳酸锂的构成非常简单,只有两个锂离子与一个碳酸根,它既没有复杂的环状结构也不是动辄几十个碳的有机分子,甚至学过初中化学都能看懂,但它的作用是任何药物都无法替代的

 

图示描述已自动生成

 

 

 

1 抑制狂躁情绪

 

碳酸锂可以有效抑制狂躁情绪,可以抑制去甲肾上腺素能和多巴胺能神经末梢递质释放[2]

 

 

2)增加递质再摄取

 

增加突触前膜对递质的再摄取,使突触后膜受体敏感性降低,从而摄取更多神经递质[3]

 

 

3)增加5-羟色胺

 

增加脑内5-羟色胺合成,5-羟色胺又叫血清素,是一种被普遍认为是幸福和快乐感觉的贡献者 [4]

 

 

 

图片

 

 

锂在精神类药物中当了那么多年的老大,它似乎厌倦了无敌的生活,最近科学家们发现了锂老大的一个兼职单位”——延长寿命与抗衰老疾病

 

人站在厨房里低可信度描述已自动生成

 

 

 

>>老化的“元凶”

 

 

在长期对生物衰老机制的研究中,一类叫做 GSK-3(糖原合成激酶3)的蛋白质被科学家们锁定为促使衰老的重要靶心,GSK-3普遍存在在哺乳动物的细胞中,它可以调控糖原合成酶的活性

 

GSK-3的一个亚型——GSK-3β也是一种重要的信号分子,调节细胞的生命周期(生存、分化、增殖、凋亡)

 

GSK-3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治疗研究中越来越多,被选为靶点治疗的目标[5]

 

 

 

>>还在“试验场”的“银色子弹”

 

 

虽然还停留在动物实验阶段,但结果已经显示碳酸锂对阿尔茨海默症中风等神经退行性疾病具有治疗作用。在以果蝇为对象的实验中,低剂量的锂可以关闭GSK-3蛋白,果蝇的寿命居然延长了16%![5]

 

在以线虫为对象的实验中,饮用水中长期极低剂量的锂摄入延长了线虫的生命;甚至在各地区对人类寿命的取样数据中,该地区饮用水中锂的浓度与死亡率呈负相关[6]

 

锂或许能够成为针对所有老化相关疾病的银色子弹

 

图片

 

图注:两组线虫的存活率曲线,空心为实验组,实心为对照组,可以看出实验组的存活率高于对照组

 

锂盐抗衰机制小总结:

 

关闭GSK-3蛋白;

 

促进Nrf2活性,通过直接磷酸化Nrf2增强其转录活性,促进机体抗氧化。

 

 

 

图片

 

 

锂盐为无数精神疾病患者带来了希望,它制备简单便于获取,作用与机制简单粗暴,又是唯一有效的抗双相障碍药物

 

但是碳酸锂却是用药管理最严格的药物之一,因为它巨大的副作用,所有患者都需要在专业的医师指导下不断调整药量,甚至忍受着副作用带来的诸多不适。

 

 

 

>>双刃之剑

 

图片包含 QR 代码描述已自动生成

 

 锂盐的常见副作用有手抖、恶心、口干、疲劳,严重者甚至会出现锂中毒、甲状腺机能减退;更令人无奈的是,锂盐治疗双相障碍的有效剂量,与中毒剂量非常接近。锂盐治疗的副作用,不管激烈与否,几乎是100%会出现的[1]

 

笔者的一位密友是双相患者,碳酸锂的疗程很严格,经常需要抽血检查血药浓度。即使在这么严密的监控之下,还是出现了很明显的副作用。

 

 

 

>>“团队合作”?

 

 

如同癌症与艾滋病的鸡尾酒疗法,多种药物的混合使用可以降低每种药物的使用量,或许能减轻每种药物的副作用。有很多学者提出了让锂盐和其他抗衰物质联用的方案。

 

但总体而言,锂盐是一类需要小心使用的药物,不然抱着延年益寿的希望反而会落得飞来横祸。

 

 

 

参考文献:

 

[1] Shorter, Edward. “The history of lithium therapy.” Bipolar disorders vol. 11 Suppl 2,Suppl 2 (2009): 4-9. doi:10.1111/j.1399-5618.2009.00706.x

 

[2] Lithium Salts.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Health-System Pharmacists. [Dec 1, 2015]

 

[3] R.SJope. “Anti-bipolar therapy: mechanism of action of lithium”. Mol. Psychiatr., 4 (1999), pp. 117-128

 

[4] King MW.Serotonin. The Medical Biochemistry Page. Indiana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2009-12-01].

 

[5] Jibin Zhou et al.. “GSK-3α is a central regulator of age-related pathologies in mice”J Clin Invest. 2013;123(4):1821–1832. doi:10.1172/JCI64398.

 

[6] Zarse, Kim et al. “Low-dose lithium uptake promotes longevity in humans and metazoans.” European journal of nutrition vol. 50,5 (2011): 387-9. doi:10.1007/s00394-011-0171- x